第1章 开始

——Don’t cry because it’s over,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

(不要因为结果而哭泣,微笑吧,至少你曾经拥有过。)*

——Then I’d rather I never had it.

(那我宁愿我从未拥有。)

“啊,浅羽。”正在吃辣咖喱的男人看向走进店里的人,“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织田作之助止住了话头。

来人是一位看上去非常年轻的少年,穿着标准的黑手党西装三件套,银白色的长发被高束在脑后,外表是让人失神的瑰丽,面色是不健康的苍白,一双灰蓝色的眼眸里像是弥漫着伦敦的雾,仿佛要将和他对视的人一同拉进一场不会醒来的旧梦。

“浅羽,你看上去……”织田作之助有些迟疑地开口,顿了一下,将即将说出口的词换了个委婉了许多的说法,“好像不太开心。”

“哪——里——”浅羽澈拉长语调,周身凄凉又悲冷的气息一下就消失不见,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他勾起一抹笑,指着自己嘴角的弧度:“作之助,我明明很开心哦。”

但织田作之助确认自己刚刚看到的不是错觉。

少年上一秒看起来岂止是不太开心。胡子剃得七零八落的男人心想。

怎么形容呢?先前的少年,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燃尽后绝望的灰,在深海中缓缓溺亡,微笑而清醒地放任自己沉沦,痛苦又温柔地与这个世界道别。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织田作之助不清楚,但他觉得他应该拉住这个沉寂的孩子,给他一个拥抱。

“好了,没事了。”收养了六个孩子的织田作之助拿出平时哄咲乐的手段,轻轻拍着少年的背,“我在呢。”

看到笑着的少年还想挣扎着说些什么的模样,织田作之助无奈地叹了口气。

“浅羽,在家人面前是不需要隐瞒的。” 织田作之助摸了摸少年的头。有点像受到委屈但不肯承认外面那些愚蠢的人类能伤害到自己的猫猫。红棕色头发的男人想到,面上却丝毫不显露出内心的想法,只是又揉了揉少年的头,“我会陪着你。”

你真的会陪着我吗?

浅羽澈脸上漂浮着的虚假的笑容在刹那间消失。他紧紧地抱住织田作之助,将头埋在面前之人的怀里,以证明这一切不是自己虚幻梦境。

织田作之助没想到自己收养的这个一向身体不太好孩子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以至于让前金牌杀手的身体都感到了一丝痛意。

“有我在。不怕。”他又重复了一遍,带着些安抚的意味。

你骗人。

你每次都这么说,可你每一次都离我而去。

我回溯了无数次时间,才见到了会吃着辣咖喱的你。

我不允许你再次离我而去。

银发少年窝在织田作之助的怀里,不肯起身。

“哟,这是怎么了?受委屈了回来找织田了?”胖胖的店长从屋内走出来,看着难得撒娇的少年,止不住地笑。

听到记忆里熟悉的声音,浅羽澈终于慢吞吞地从织田作之助的怀里抬起头来,雾蒙蒙的眼睛盯着笑眯眯的店长:“我没有撒娇。”

“好好好,我们浅羽没有在撒娇。”店长毫不意外少年看出自己心中所想,举高双手,“给你来一份辣咖喱?”

“嗯。”少年面无表情地应下,眼睛里的雾却好像散了些,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喜悦。

店长哈哈一笑,转身进入厨房。想着刚刚少年亮亮的双眼,店老板难得同不会吐槽的织田作之助思想统一了一回。

的确很像猫啊。

*

夜晚。

“咳咳咳——”**的少年猛然睁开眼睛,右手捂着嘴,有些狼狈地弯下了腰,注视着手心处的一抹猩红,浅羽澈脸上的表情冷静到可怕。

他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一切事情都是有代价的,更何况是回溯时间。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床头,一本外表略有些古旧的书“哗啦哗啦”地翻动,每一次翻页都十分的用力,让旁观者一目了然祂的愤怒。

「你是在毫无价值地浪费你的生命」【书】翻开的空白页上浮现一排大字。

“那又如何?”倚在床头的少年无所谓地道,嘴角还带着一丝未擦拭干净的血,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我心甘情愿。”

织田作之助于浅羽澈,就像福泽谕吉于江户川乱步。

是作之助将深渊里的他拉了回来。黑暗中的人,是忍受不住光的**的啊。

他的幼驯染知道后只是弯起暗红色的眼眸,悠悠的用赞美的语气咏叹道: “爱是罪无可赦的惩罚。”

微笑的魔人轻佻又暧昧的凑到自家幼驯染的眼前,牵起银发少年的手放到心口:“一想到我实现理想的途中少了阿澈,这里就不免有些难受呢。”

“明明我们才是同类呢,阿澈。”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和面前之人一丝不差,两个一模一样的笑容呈现在不同之人脸上,弯起的眼睛同样一丝笑意也无,“呼吸是罪,思考是罪*……我们都是罪无可赦的恶人。”

“我这里永远有你的位置哦,我亲爱的阿澈。”

从过去的回忆中清醒,看见【书】上又浮现出刺目的文字。

「你明知道命运不可抵抗」

不待浅羽澈说话,祂又显示道,

「织田作之助一定会死,这是他的命运」

“呵。”漂亮至极的少年发出一声冷笑。

那为什么隔壁拿到了【书】的首领宰就可以?

灰蓝的眸中冷光划过,整个人的气势越发冷冽,和在织田作之助面前刻意表现出来的乖巧完全不同。

说到底,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权重不足罢了。

他的诞生是个意外。

他本该死去。

真是有点羡慕那个太宰呢。纵然相逢却不识,鲜红的围巾随着破碎的哀鸣着的灵魂一同在烈日中坠落……

浅羽澈“啪”的用力合上书,也不管祂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挣扎,将【书】扔进了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破箱子里,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一副非常熟练的模样。

他慢慢地点燃一支烟,却不抽,只是注视着它缓缓燃尽,升腾着白烟,倒映着眼里弥漫着的纯白的雾。

如影如随的噩梦紧缠着他。

和纪德同归于尽的作之助,在爆炸中尸骨无存的作之助,从高楼坠落的作之助,被不知名异能者残忍杀害的作之助……

不同的尸体,不同的死法,相同的面孔,在浅羽澈眼底交织着血色,灵魂在痛苦地喘息,撕心裂肺的痛。

以至于他不知道回溯了多少次时间后好不容易暂时保住了作之助的性命后,赶回来见他时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作之助察觉到了些许端倪。

“砰——”

“浅羽?”被声音惊醒的男人走到少年门前,轻轻敲门,“你还好吗?”

熟悉的嗓音让浅羽澈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拿着烟的手在不住地颤抖。

“我没事哦,作之助。”本能地换上了另一种语调,少年垂下眼帘,看向自己不小心击落重物后泛起红痕的手,语气轻柔,“不小心打翻了床头的饰品罢了。”

“哦,浅羽要小心点啊。”

“我知道啦~作之助。”

“早点睡,不然会长不高的。”门外的声音顿了顿,似乎对是否要说接下来的话有些迟疑,“中也干部没少因为身高遭受太宰的嘲笑。”

“嗨嗨——”

放在平时,织田作之助现在就应该离开了。但不知为何想到上午少年的不对劲,本想离开的织田作之助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欸?”以往作之助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

浅羽澈匆忙将手心的血迹清除,又将掩盖气味的药粉拿出,胡乱抓了抓头发,松开衣前两颗纽扣,使劲拍了拍脸,将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庞生出几分红晕,环视了一圈房间,确认没有什么异常后,才打开了房门。

“怎么了吗?”

“唔,没有。”织田作之助看着面前的人,“只是想看看你。”

“什么嘛——”这样太犯规了……不愧是被太宰评为“”治愈系男子“的作之助呀。

濒临崩溃的灵魂在直白的话语下眷恋的栖息,微笑的脸上挂着轮回的眼泪。

作之助……

“要是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来找我。”有些邋遢的男人说道,“我虽然没有你和太宰那么聪明,但也是能帮上一些忙的……吧”织田作之助迟疑了一下。

“好哦。”浅羽澈内心的小人已经在欢快地跳舞,□□着发出满意的感叹。

浅羽澈近乎贪婪的闻着织田作之助身上熟悉又陌生的洗衣粉的味道,像是倦鸟归林,只愿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只是,梦,总要醒的。

“我只是想看到某个人说好要写却迟迟没有下文的小说而已……”浅羽澈叹息道,“作之助,你能帮帮我吗?”

“啊这个……”织田作之助难得有些心虚,眼神不自在的漂移了一瞬,含糊不清地说,“总会有的吧。”

我才不相信。浅羽澈在心里嘀咕,首领宰等了4年都没等到一本书。

“哦~原来如此。总会有的啊。”浅羽澈拉长了语调,笑眯眯的。

但织田作之助却觉得后面好像有什么黑气冒出来了。

*

待织田作之助走后,浅羽澈将装着【书】箱子打开,“【书】,你知道要做什么。”

【书】摇了摇身子,如果祂有实体的话一定在恶狠狠地翻白眼。

这个讨厌的人类!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高维世界的秘密,搞得祂不得不受制于人,还得帮他一起回溯时间来挽救一个必死之人!现在好了,世界都快崩塌了……

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到其他世界,接近主要角色去刷存在感,来增加浅羽澈自身在本源世界的权重,逆转织田作之助的必死结局,并且修补世界。

“事情都安排好了。”浅羽澈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织田作所在的方向,在桌面放下一封信,“走吧。”

修长的身影渐渐从月光中消失,没入了深沉的黑夜。

作者有话要说:

浅羽澈:你骗人!【猫猫委屈.jpg】

织田作:【顺毛】

浅羽澈:呼噜呼噜【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850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