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董李茂长得与他那个抗日英雄上尉军官太姥爷一摸一样,是个宽额头、国字脸、高鼻梁、厚嘴唇的英俊男人。这不仅是听太姥姥如此说,那张随身携带的太姥爷穿上尉军服的翻拍照,也明白无误的告诉他长得和太姥爷没啥两样,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董李茂经常在同学面前炫耀自己的太姥爷是抗日英雄,把他从太姥姥那里听到的太姥爷过去种种传说,绘声绘色讲给同学们听。

为此,董李茂还出了名,读高一那年,他站到全校师生大会的讲台上,添油加醋的给全校师生讲述他太姥爷英勇抗日的光荣事迹。

他的这次演讲,不仅在全校出了名,而且还赢得了一朵美丽的校花青睐。

演讲完的那天下午放学,董李茂刚走出教室,看到全校公认的校花白如霜背着双手,站在楼道口朝他微笑,当时董李茂还以为校花是对他身后的男生微笑呢,可他回头一看,身后并没男生,是三个女同学,等他走近校花白如霜身边,她从身后拿出一本《缅甸远征军》递给董李茂说:“这是新出的一本抗日书籍,我想,你可以从书中找到你太姥爷过去的英勇抗日足迹。”

董李茂受宠若惊,颤抖着双手接过校花白如霜递来的书,无意中手指触碰到她那纤细娇嫩雪白的手背,他像是被电击中了一般,感觉浑身有一股暖流在他身体的每个细胞中乱窜,裤裆里的那个家伙,似乎比他还兴奋,噌的一下,竟然高昂起头来,羞得他赶紧弯下腰。

白如霜见他如此激动,留下一个让董李茂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微笑,转身跑下了楼梯。

为祭祀在松山战役中死去的太姥爷,04年八月份一个潮湿阴雨天,天空飘着绵绵细雨,董李茂一家四口,从千里之遥的济南,来到位于云南龙陵县的腊勐乡松山战役遗址。

董李茂走下车,双目环视四周,雨后郁郁葱葱的青松,被山风吹得沙沙作响,尽管天气湿热得让人难耐,可董李茂却感到一丝发自心底的阴冷,浑身肌肤泛起鸡皮疙瘩,他用双手交叉相互搓揉左右胳膊,眉头紧皱,望着眼前一个深凹的大坑,大坑里长满了树木和灌木,回头问被母亲搀扶下车的太姥姥:“太姥姥,你咋知道太姥爷六十年前,战死在这个大坑的?”

太姥姥像是没听到董李茂的话,而是面对前面的大坑,两滴浑浊的泪慢慢从她核桃皮一样满是皱纹的脸上滑落,沙哑的哭喊出声来:“嘉城哥,已经整整六十年了啊……”

董李茂耳朵听着四周山风吹动松树沙沙声,感觉就像有无数的人正悄悄地朝他围拢过来,不寒而栗的杀气,顿时把他浑身包裹,他朝正在忙着从车后拿香烛纸钱的父亲身边靠拢。

“爸,太姥姥咋就知道这里是太姥爷阵亡的地方呢?”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b5.io/xs-129/1.html